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暗香犹记 一

       琅琊山,琅琊阁。

     “阁主,少阁主回来了。”
     “哦。”老阁主手捧书卷,眉目低垂,似乎对这个动辄出走的儿子并不十分上心。
     “少阁主,还带了个,人,回来。”声音在奇怪的地方顿了一顿。
     “哦?”老阁主抬头看了毕恭毕敬的下属一眼,仍旧低下头去,“知道了。”

       饶是琅琊阁主见多识广,在见到儿子时,还是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自家儿子当然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只是他带回来的人,委实不大寻常。
       那人——看轮廓应该是个人——浑身白毛,双目赤红,口中“喝,喝”地低吼着,体态说不出的怪异。

      “你这又哪儿捡的?”
      “梅岭!”蔺晨揣着手,扬声道,尾音在鼻腔里转了一圈,就有了几分理直气壮的意味。
      “一天天捡的都啥。”老阁主嘀咕了一句,神情却很是振奋,顾不上拨拨那怪人腕间的白毛,伸手便搭上了脉。
       蔺晨见父亲许久不语,眉头紧锁,好奇更盛,侧着脑袋直往父亲面前伸。
      “这回捡的啥?”

       未成想,素来谦逊稳重的老阁主只觉得手中一颤,紧紧握住了那人的手腕,许久,才迟疑地看向那人的腕上……竟有一个手环。
       蔺晨跟着看过去,只见手环上正錾着“林殊”二字。
      “你方才说,梅岭?那里可还有别人?”
      “大雪下了这许多天,什么都看不了,只见着这位了。”蔺晨见父亲态度肃穆,不敢玩笑。
      “晨儿啊,”老阁主闭目长叹,须发似雪,悲声道,“你林伯伯,有下落了。”

       林伯伯,自然指的是林燮,赤焰军的主帅。
       他曾路过琅琊山,与琅琊阁主大战三天三夜,老阁主回忆往事时常深情地说,那是位仅逊于琅琊阁阁主,天下排名第二的风流俊逸人物。
     “哦,那想来是你输了。”蔺晨每次都会毫不留情地拆台,再被父亲追打得嗷嗷直叫。

       那日大梁传来消息,废太子萧景禹勾结逆党赤焰军谋逆反,萧景禹赐死狱中,赤焰军全军被诛梅岭。
       琅琊阁主带人连夜冒雪赶往,而梅岭何其大,怒雪又何其重,当他们抵达时,大雪已将焦土掩盖,只零星还能辨认几具残骸,此情此景虽在意料之中,却不能不让人动容。老阁主在梅岭流连三日,仍未找到林燮,在确认此间无一人生之后才折回琅琊山,回来时竟似老了十岁。

      “林燮伯伯?他是林伯伯之子?”蔺晨一愣。
       林殊听闻此言,双目圆睁,喉头发出一串哀嚎,全身剧颤。
       老阁主红着眼眶,一味只是说,“好孩子,别怕,有蔺伯伯在,就如你父亲在,一定会照顾好你。”
       也不知道是在安慰林殊,还是在安慰自己。

       而后的日子过得飞快,林殊中火寒之毒虽深至十成,但终究是武将出身,又有琅琊阁的悉心照料,身体一日好似一日。
       蔺晨终日没个正形,却是个插科打诨一等一的好手,有时竟能见着林殊自那一脸白毛中隐隐露出些笑意来。

——————
第一次写(长的)同人,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