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暗香犹记 五

       长这么大,被逼到这份上,还是头一遭,蔺晨将不省人事的梅长苏放平,自己闭目调整了一下心绪,眼下不是生气的时候,先救人。
       他屏息凝神,手下不停,取出银针封了几处大穴,护住心脉,余下的,还要再好好斟酌。
       梅长苏中毒不深,但藤沙草药性猛烈,又有火寒毒在其中纠缠,虽有古法可用,但到底能治到什么程度,蔺晨心里着实没底。
       “看你运气了。”蔺晨长长地叹了口气。

       卫铮闻讯赶到的时候,梅长苏已病了三天,蔺晨眉头紧皱,形容憔悴,正坐在一旁的矮桌上捣药,时不时便听他轻咳两声,脸色也不见得比梅长苏好了多少。
       “少帅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
       “你们少帅病在这儿。”蔺晨悠悠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蔺公子,那少帅他……”
       蔺晨慢吞吞地站起身来,“情况好的话,今夜或许能醒,我晚上再施一次针,应该……就没什么大碍……”说罢身形一晃,竟有似有些站不住。
       “蔺公子您,没事吧!”卫铮忙上前一步,却不知道该不该扶。
       “能没事儿吗!”蔺晨声调提了八度,语气不善,还想再骂两句,但实在是累得狠了,多的话便懒得说,他双手撑着桌沿,双目紧闭,许久才指着药碗,吩咐卫铮给梅长苏灌下去。

       卫铮喂完药,见蔺晨仍撑在桌沿上,一动未动,想来是在强忍不适,犹豫片刻,才说道:“少帅这儿有我,您先回去歇会儿吧。”
       “你管啥用啊。”蔺晨垂着脑袋,只觉得心头闷得厉害。
       “病人还没好,大夫再累病了,岂不是更糟。”
       蔺晨正想说我能和这混小子一样不靠谱吗,眼前却忽的一黑,几欲栽倒。卫铮搀扶不及,眼睁睁地看着蔺晨又跌跌撞撞地坐了回来。
       “……不管了……扶我去椅子上睡会儿先。”

       嘴上说着“不管了”,心却始终悬着,蔺晨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乱梦丛生,迷迷糊糊的,醒来竟一时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嗯……”蔺晨嘴里涩而苦,他仰头吞咽了一下,感觉喉咙里有两片干燥的砂纸也跟着摩擦了一下。
       “才过了半个时辰,蔺公子再休息会儿吧,”卫铮听到响动,知是蔺晨心中记挂,不能熟睡,便又加了一句,“少帅还睡着,没什么事。”
       蔺晨又闭目片刻,才算完全清醒过来,他长出一口气,声音嘶哑,“算了,我看着他吧,横竖是睡不着。”

       天色渐暗,蔺晨施完一套针,身上已是冷汗涔涔,手指颤动不止,收针大不如以往那般干脆利落。
       梅长苏似被弄痛,眉头皱了两下,缓缓睁开眼睛。
       “蔺晨……”

       蔺晨惊闻,转头见梅长苏眼中清明,一时狂喜,急忙扯出他的手,细细诊了一通,确定这人已无大碍之后,蔺晨“噌”地站起,憋着一肚子气,拿指头点了梅长苏半晌,大有惊涛骇浪汹涌来袭之势,最终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只是冷哼一声,甩了袖子转身就走。
       “蔺公子!”卫铮忍不住喊了一嗓子。

       蔺晨一晚上都不曾露面,梅长苏只道他是赌气,也没放在心上。
       到了第二日下午,依然不见蔺晨,卫铮说蔺公子是去后山散心了,天黑便回来,梅长苏却有些躺不住了。
       “飞流,你去看看蔺晨哥哥在做什么。”好容易打发走了卫铮,梅长苏悄悄嘱咐飞流,“别让人家看见。”
       不料飞流很快就回来了,“房间,睡觉。”
       “蔺晨哥哥在房间里睡觉?现在?”梅长苏看了看天色,隐隐觉得情况有些不妙。
       “嗯。”飞流乖巧地点点头。
       “带苏哥哥去看看好不好?”

       不出所料,蔺晨看着像是病了。
       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药味,蔺晨躺在床上,呼吸很重,偶尔还伴着几声轻微的呛咳,有个侍从在他身边静静地忙碌着。
       梅长苏蹑手蹑脚地凑过去,看了一眼面色惨白昏睡着的蔺晨,逮住侍从追问情况。
       “大约是有些急火攻心,又不眠不休的累了许多天,有些发烧了。”
       梅长苏讪讪地“哦”了一声,取过侍从手中的毛巾,“你先下去,我来吧。”

       蔺晨眼窝深陷,眼底浓黑,几天不见,像是瘦了许多。梅长苏哪儿见过他这幅模样,不由心下大为愧疚,引得几声咳喘。蔺晨眉峰拧了拧,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此时梅长苏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低头不语,不敢去看他。
       “扶我起来。”蔺晨明显气息不稳,声音低沉而无力,梅长苏默默扶他坐好,听他又说道,“伸手。”
       梅长苏吃不准蔺晨肚子里打的什么官司,转念想道:这架势是要打手心?他咋这么幼稚?但这次终归是自己对不他住,梅长苏不敢多问,便乖乖地摊开手掌,伸到蔺晨面前。

       蔺晨黑着脸瞪了他一眼,抬手搭住他的脉门。
       “嗯……看来真没事儿了,下不为例啊。”
       “这次,要多谢……”
       梅长苏话未说完,蔺晨突然扶着床猛咳起来,梅长苏吓得脸色煞白,冲飞流喊了一句“快去找人来!”自己则手忙脚乱地为蔺晨拍背抚胸。“蔺晨?蔺晨?你哪里不舒服?”
       蔺晨咳得浑身震颤,喘着粗气,若有若无地摇了摇头。
       “好点了吗……”梅长苏真有些怕了。
       蔺晨眼神空洞,朝着梅长苏的方向努力摆出一些笑的模样,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没事……”而后头不受力般,向一边侧去,双目微阖,倒气似的低喘着。
       “蔺晨,蔺晨?!”梅长苏握紧蔺晨冰冷的手,“蔺晨你别睡,大夫马上就来了。”
       蔺晨像是被人从梦中唤醒,神识未清,嘴唇翕动。
       “你说什么?”梅长苏慌忙凑近去听,耳边却炸雷似的响起了蔺晨中气十足的声音,“你那天就是这么吓我的。”
       “蔺晨……你幼不幼稚!”
       “梅长苏你幼不幼稚!”

       两人气鼓鼓地对视了片刻,世界在短暂的安静之后,终于炸开了锅。

       “你知不知道,解这毒,我可从来没一个人上过手,要不是我天赋异禀,聪明绝顶,你现在已经没命了!”
       “好好好,多谢蔺少阁主救命之恩!”
       “我说你这什么态度!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你这是对待重病挚友的态度吗?!”
       “你……”

——————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呐。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