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似是故人来 1

私设 ooc预警 BE预警 人物死亡预警

1、梅长苏和林殊,梅石楠和林燮都是两个人
2、九安山萧景琰没及时赶到
3、具体参见《似是故人来(私设)

————————

一、

战声喧天,白日被火光灼得血红,不断有箭矢穿过紧闭的大门,射入猎宫之中。

手无缚鸡之力的皇亲贵胄们慌作一团,几乎相拥而泣。

 

梅长苏仔细听着宫门外的响动,脸色煞白,不自觉地便前进了一步:

景琰……怕是来不及了。

 

誉王的来势比想象中更快更猛,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毕竟也算破釜沉舟,都是搏命的买卖,敌强我弱,又是突袭,拖到如今,众将士已是强弩之末,恐怕撑不了多久。

接着誉王定会逼宫退位,按约定,景琰该立马折回金陵,谋得朝中支持。而今日殿中诸位,梁帝,静姨,乃至大小宗亲,不少人怕是未必能够活着回去了。

 

一晃神的功夫,言侯已作了最后的宣言,又将长剑握于手中,激得大殿内一时群情激昂,大有一番以身殉国的壮烈情绪,梁帝拔出长剑,踉踉跄跄地向殿门走了两步——

他也确实只够走两步。

殿门被撞开了。

 

剑,应声而落。

 

遍身甲胄的士卒迅速涌入,将一干众人团团围住,誉王笑着朝梁帝虚虚一拜:“萧景琰谋逆,儿臣救驾来迟,还请父皇恕罪。”

说罢,也不待梁帝反应,又指着静妃,向左右吩咐道,“逆犯萧景琰之母,图谋不轨,暗中协子加害父皇,将她拿下,收押候审。”

 

“萧景桓你!乱臣贼子!”梁帝暴怒,只身将静妃掩于身后,“朕看谁敢妄动!”

 

“乱军未平,诸将士在外浴血奋战,父皇却只顾袒护逆犯党羽,如此怕是会令三军心寒。”

誉王又朝梁帝一拜。

 

“萧景桓!朕平日待你不薄,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啊?!”梁帝气得浑身颤抖,“你,你竟然连父子情谊都不顾了吗?!”

 

不提父子情谊还好,一提这四个字,誉王蓦地红了一双眼,嘴角笑意更甚,“父皇何出此言?儿臣这不是来救驾了吗?”

 

梁帝原本也想不通誉王为何突然举兵谋反,如今看来,景桓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时呆在当场,众人正要拿下静妃,却见一人横剑挡住去路,顺势看去,正是言侯。

“谁敢妄动!”言侯怒斥道。

 

“言侯爷”誉王踱步上前,“言侯乃当朝国舅,皇后胞兄,自然不会加害父皇,但令郎豫津年纪尚幼,易为妖言所惑,若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本王也很难护他周全。”

 

“豫津……他还活着吗……”

 

“言公子暂时无恙,将来如何,却要看言侯您了。”誉王满面谦恭,语气很是和善。

 

“娘娘!”不知谁突然喊了一句。

 

众人注意力原本全在誉王身上,听得这一声喊,才发现静妃嘴角淌血,正扶着桌沿瘫软下去。

梁帝慌忙转身扶起静妃,只见她面如金纸,气若游丝,不由大骇。

梅长苏抢上一步,急急替她诊脉,再抬眼时,已是满目泪光。

 

静妃倚在梁帝怀里,重重喘了一口气,勉力睁开眼睛,颤抖着指尖轻轻反握住梅长苏的手腕,缓缓道:“苏先生,不必难过,我是景琰的母亲,有些事情,只能我来做。”

 

梅长苏自然明白,所谓“收押候审”无非是想让静妃做一张迫使景琰就范的底牌,只要扣着静妃,景琰几乎毫无胜算。但他没料到,静妃竟然如此慷慨壮烈,早早地便备好毒药,随时准备赴死。

 

“咳咳……”静妃咳出些血沫,语速依然不乱,“苏先生……”

“娘娘……”

“苏先生,景琰向来鲁莽,凡事,还请先生多多照拂……”

“是……”梅长苏心痛欲裂,只应了一个字,便再说不下去。

“先生乃,国之栋梁,也当,多加珍重……”

静妃用那只微凉的手轻轻握了握梅长苏的手,便失去力道,软软垂下。

 

梅长苏大惊失色,只觉得心头一股寒意直冲天灵,全身震颤不已。

“娘娘,娘娘……?”

他双目圆睁,僵硬地抬头,正撞上同样惊痛不已的梁帝的眼神。

“……静妃……”

 

梅长苏机械地起身,退了几步,躬身再拜,声音空旷得仿佛来自天际。

“陛下”他跪伏在地,“请,陛下节哀。”



————————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把静妃写死的……
我挺喜欢静妃的真的……

但是到那个份上了,别人不知道,萧景桓肯定会虐静妃和长苏的啊……

景琰原谅我OTL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