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似是故人来 2

私设 ooc预警 BE预警 人物死亡预警

1、梅长苏和林殊,梅石楠和林燮都是两个人
2、九安山萧景琰没及时赶到
3、具体参见《似是故人来(私设)》 前文(1)

————————

二、

遭此变故,殿上诸人莫不震悚,如梦初醒般一个接一个地跪伏下去。

唯有誉王仍立在原地,心下懊恼不已,他原拟杀了梅长苏,留下静妃钳制靖王,眼下静妃一死,只能留梅长苏钳制,可梅长苏在靖王心里到底有几斤几两,他心里真的没底。

 

“父皇,逆犯同党既已伏诛,主犯萧景琰如何处置,还请父王裁决。”

梁帝定定看向誉王,眼前之人分明是自己的亲骨肉,一时间竟像是不认识了,他冷哼一声,继而大笑了起来,笑声凄厉惨绝,久久盘旋不散,“好,好,都依你说的算……然后呢,然后是不是要说,先帝,你父皇我”梁帝指了指自己,“死在你七弟景琰手里?”

梁帝目光如刀,誉王一时心虚,不敢逼视。

 

“景桓,你我父子多年,这几十年的骨肉亲情,竟比不上几句流言的分量。”

梁帝紧盯着靖王,神情就像个寻常人家苍老失望的父亲,“我不知道你听信了什么,但我相信,景桓,萧景桓,我的亲骨肉,我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哪怕被降为双珠亲王,也绝不至于兴兵到此,景桓是个孝顺孩子,眼里有父母君上,这点我心里清楚得很。”

誉王垂着头,像是苦笑了一下。

 

“儿臣心中,自然是有父母……君上的……”誉王低垂着眸子,又恭恭敬敬地请了一道旨,“叙旧不妨容后,眼下战事吃紧,还请父皇下旨缉拿逆犯萧景琰。”

周围的士卒随之整齐划一地向前挪了半步。

 

“非得如此?”

“请父皇下旨。”

 

梁帝将怀中尚温暖的静妃搂紧了几分,满是怜爱地蹭了蹭她的鬓角。

“静妃啊,景琰是个好孩子……朕终究是,对你们母子不住……”

 

“请父皇下旨。”

话音刚落,士卒们又往前挪了半步,萧景琰不知什么时候会带兵杀回,誉王不得不急。

 

“陛下!”言侯呼声悲戚。

 

梁帝仰头长叹,缓缓道,“高湛拟旨,皇七子萧景琰,犯下乱上,意图谋反,此案由景桓全权主审……”他顿了一顿,又道,“皇五子萧景桓,器质冲远,温厚仁孝,特封太子,自即日起,主理东宫事宜。”

高湛神色如常,领旨告退,留下满殿宗亲伏在地上,一声不吭。

 

梁帝冲着誉王咧嘴一笑,“这样,吾儿可还满意?”

“谢父皇。”誉王抱拳一跪,算是谢了恩。

“我们,聊聊?”梁帝放下静妃,晃晃悠悠站起身子,先指指自己,又指了指誉王。

誉王环顾四周,朗声道,“诸位大人护驾辛苦,不如先行回屋休息,景桓晚些再来告罪。”

 

满殿宗亲如蒙大赦,纷纷向誉王揖手道别,言侯面无表情,只轻轻将梅长苏搀扶起来,这才发现梅长苏已是唇色褪尽,满额冷汗,几乎难以站立。

“苏先生你……”

梅长苏眉头紧锁,微微摇了摇头,一个字都说不出。

 

“苏先生可是病了?”誉王语调关切,竟像当日在苏宅一般,梅长苏觉得好笑,却实在无力多说,平白被牵出几声咳。

誉王也不刁难,只吩咐下属多派人手好好照料,有事及时来报云云。

 

方才熙熙攘攘的大殿,立时只剩这对父子而已。


————————————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评论好吗~
小蓝手不奢求了……(*꒦ິ⌓꒦ີ)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