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似是故人来 3

私设 ooc预警 

1、梅长苏和林殊,梅石楠和林燮都是两个人
2、九安山萧景琰没及时赶到
3、具体参见《似是故人来(私设)》前文(1)(2)

————————

三、

说是请诸位大人稍事休息,无非就是将宗亲分别软禁起来,每个人身后都站了几个誉王的亲兵,而梅长苏身后,要格外多上几个,只是碍于言侯,不敢过分靠近。

 

言侯搀着梅长苏一步一步往前挪,发觉手上那人越发沉重,几乎是将整个身体倚了过来,便止住脚步,低问道:“可还撑得住?”

梅长苏垂着头,咬牙道:“怕是不好。”

言侯闻言,索性将梅长苏架在身上,半拖半走地回到房间。

方将房门扣紧,转身便见一个蒙面少年跳将出来,“苏哥哥!”

 

是飞流。

 

“苏哥哥,不舒服?”

梅长苏好容易平息咳喘,冲飞流勉力一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问道:“苏哥哥让你保护的那个哥哥,怎么样了?”

“他!不走,抓起来!”

“你是说豫津哥哥不肯走,被人抓起来了?”

“嗯!”

梅长苏和言侯对望一眼,继续问道:“那甄平和蒙大统领呢?”

“抓起来!”

“宫羽姐姐呢?”

“树林。”

“宫羽姐姐没被抓起来?躲到树林里了?”

“嗯!”

“飞流真乖。”

 

说话间,梅长苏已写好纸条,略一吹干,塞入锦囊,“飞流啊,你帮苏哥哥把这个交给宫羽姐姐,然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听姐姐的话。”

说罢,摸了摸飞流的头,又将少年额前的碎发整理清爽,微笑道,“去吧,苏哥哥要和伯伯说些事情。 ”

“好!”飞流飞身而出。

 

 

再不谙朝政的人,逢着今日大殿这一出,都应该清楚大梁怕是要变天,旧人无需顾虑,新人又该如何拉拢,各色人等一时人人自危,唯恐这把城门之火,殃及了自家的小鱼塘,像梅长苏身边少了个亲兵,或者少了个护卫这种小事,没有一个人发觉。

 

暮色渐渐起,梁帝召各路宗亲至大殿议事,梅长苏只是个白衣客卿,原本就不在宣召之列,便也无人叫他,只分了几个亲兵看护,任由他昏睡着。

众宗亲忐忑非常,不知这父子二人会如何“聊聊”,心下好奇,却不敢多嘴。

一路上只见众人眼神乱撞,可除了脚步,再没半点声音。

 

方至殿门,忽听得梁帝一阵朗笑。

这气氛实在诡异,众人候在门外面面相觑,不敢吱声,直到言侯面无表情地叩门请见,大家才纷纷跟了进去。

 

大殿内的气氛看起来轻松得可怕,梁帝正神色愉悦地在同誉王说些什么,誉王侍立在侧,连连点头称是,竟是一派父慈子孝的场面。

 

梁帝见人到齐了,便回到椅上做定,誉王则站至群臣之中,一如寻常朝堂。

 

“景桓啊,你小时候,朕就发觉你最像朕。”梁帝笑眯眯地开口,似乎还没从拉家常的状态中回过神,“这次没想到萧景琰会谋逆,多亏你及时赶到,朕虽因此欣慰,却也因彼心寒。”

“朕老啦,这天下,总归要交给年轻人的。景桓,你可愿意为朕分忧?”

誉王一撩前摆,肃然跪倒,“为父皇分忧乃儿臣本分。”

宗亲这下算是彻底听明白了,此时更是连个眼神都不敢交换,一个个将头埋得更低了。

 

“高湛,替朕拟份逊位诏书,传朕圣旨,就传位于,太子萧景桓。”

 

帝位更替,何等大事。梁帝的语气却像是在随意封赏些玩物器皿,说罢还走下阶来,亲手将玉玺交给誉王,众人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反应,不知谁带了个头,跪地高喊“万岁”,于是大殿中便传出了一阵接一阵的山呼万岁之声。

 

誉王正待谢恩,却被梁帝扶住,“景桓,如今这大梁,便交托与你,朕很累了,早就想去给太皇太后守几日灵,眼下正是良机,朕明早便动身,而后再去南方好生休养一段时间,只是委屈你要在这里登基,大典倒是可以等你回宫再行详议。”

“儿臣遵旨。”

 

殿外月色如水,阶前鲜血还未干透,隐隐泛着惨淡的微光,殿内又是一阵山呼,一派欢喜。



————————

嗯,飞流回来候着原本是为了救静妃走的,现在只要带信就行【点蜡

虽然你们都不爱看,我还是打算写下去。。【为自己点蜡

《暗香犹记》近期一定更。。请爱我一点好吗。。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