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似是故人来 4

私设 ooc预警 

1、梅长苏和林殊,梅石楠和林燮都是两个人
2、九安山萧景琰没及时赶到
3、具体参见《似是故人来(私设)》前文(1)(2)(3)

————————

四、

梅长苏又做梦了。

 

梅岭,屠杀,只是左前锋换成了萧景琰,他满脸血污,在一片火海中说,“小殊,等我回来。”

小殊,或是小苏,他听不清。

 

场景忽然变成了靖王府,大雪漫天。

靖王背对着他,声音像雪花一样轻,“苏先生请回吧。”

然后他看见静妃跪在殿上,眼底流血,脸颊上两道长长的血泪,一滴一滴地落在自己面前。

 

眼前渐渐有光进来,与意识一起复苏的,是心口撕裂般的疼痛感,梅长苏忍不住干呕似的咳了几声。

很快就有人将他扶起,又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苏先生?难受就吐出来,别忍着。”

梅长苏缓缓睁开眼,眼前人影重重叠叠,摇摇晃晃全然看不真切,耳边猛地传来一叠声的“苏先生?”一声高,一声低,世界飘忽着,像是被拆碎了在他身边打转。

 

“咳……咳咳咳咳……”

似乎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梅长苏只觉得嗓口腥甜,不由呕出几口血,便又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誉王,准确说是新任的梁帝眉头紧锁,追问随行太医。

“苏先生体质极弱,这病势奇诡凶险,不像是急症……倒像是,旧毒复发……”

“中毒?什么毒?怎么可能?”

“臣等孤陋,并未见亲眼过此毒……不过……”答话的太医与同僚们对视一眼,继续说道,“不过看苏先生的脉象,这毒有些像……天下奇毒之首,火寒毒……”

 

誉王有些烦躁地做了个“不必说了”的手势,只简洁地问了一句,“还有救吗?”

太医们垂头不言。

“朕知道了。”

 

誉王盯着病榻上苍白虚弱的谋士,心乱如麻。

静妃已死,梅长苏再亡,他不知道萧景琰届时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他手上还握着兵权,对了,还有霓凰,整个云南穆府对梅长苏都颇有好感,江湖上又有江左盟的势力,纵然自己已经大权在握,恐怕……誉王略一思索,更觉芒刺在背,脑仁生疼,恍惚间,竟对当年父亲忌惮林燮,鸩杀祁王之举蓦的生出几分理解与认同。

 

“嗬……”梅长苏有些透不过气,太医见状忙上前补了几针,可收效甚微,梅长苏艰难地咳喘一番,也未能缓解骤雨般袭来的窒息感。

“苏先生?”誉王见他满额细汗,身体微微抽搐,心下更乱,索性坐到床前,亲自看护。

“景琰……别怕……”梅长苏神识混沌,含含糊糊地吐出一句话。

 

景琰?

誉王心念一动,忽然想起夏江口供中那句没头没脑的“梅长苏是祁王旧部”的指控,不由得将事情前前后后联系起来细琢磨几遍,竟是越想越惊。

 

“何为,火寒毒?”誉王故作好奇地问道,“如何就是天地第一奇毒了?”

“禀陛下,中火寒毒要两个条件,伤者先要全身烧伤,火毒攻心,再被梅岭特有的雪蚧虫咬噬全身,以冰寒之气扼住火毒。中毒之人,骨骼变形,皮肉肿涨,周身上下会长满白毛,而且舌根僵硬,不能言语,若要恢复如常人,须得削皮挫骨,更换容貌。”

“所以苏先生这是……”

“苏先生的毒,是已然解过的。”

 

誉王再次望向梅长苏,眼里震惊之色愈浓。

他不懂医理,他只听明白了三个词:“全身烧伤”,“梅岭”,“更换容貌”。

 

“太医。”

“臣在。”

“无论如何,让他活过这个月。”


——————

誉苏大概没有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