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似是故人来 5

私设 ooc预警 

1、梅长苏和林殊,梅石楠和林燮都是两个人
2、九安山萧景琰没及时赶到
3、具体参见《似是故人来(私设)》前文(1)(2)(3)(4)

————————

五、

当誉王在无数“万岁”声中从梁帝手里接过玉玺的时候,霓凰带着守灵的将士已抵九安山外围。

一队人马,杀气腾腾而来,按兵不动,再无声无息地离去,誉王知道,猎宫内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宫外。

他深深看了一眼塌上痛苦辗转的梅长苏,低叹道,“麒麟才子……还真是有本事……”

 

越是对手,越容易心意相通,誉王很快就想明白了梅长苏的计较。猎宫能守住最好,守不住就让萧景琰立刻带兵回金陵占领先机,而这位麒麟才子,说不定还打算亲自和他周旋一番,竟半点没把自身安危放在心上。

 

如今霓凰已到,自己手头兵力折损太过,硬闯出去是不可能了,而萧景琰大概马上就能赶到。

这两人手握着大梁大部分的兵力,又颇得朝中重臣之心,他们若真的带兵回宫,母后怕是扛不住压力,这最后登基的,还指不定是哪位。

 

誉王原本也只怕这样,故而想挟持静妃迫使靖王就范,可静妃自尽了,连自尽的消息都在第一时间传了出去,本该焦头烂额的誉王此时却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萧景琰若按计划前往金陵,再令霓凰围困猎宫,此役便是死局,不过,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

 

不出所料,天蒙蒙亮的时候,萧景琰的人马停在九安山外围。

 

此时,三五个逃兵“意外”闯入靖王的控制区域,顺理成章地被押至萧景琰跟前。

“看你们的打扮,是猎宫里的护卫……?”

萧景琰双目通红,他不敢直接问静妃的情况,又不甘不问,半晌才道,“里面……情况如何……”

 

于是几个逃兵七嘴八舌地描述了蒙挚与言豫津等人如何身负重伤,如何受尽折磨奄奄一息;静妃死状如何凄惨,如何暴尸荒野;苏先生如何病重卧床,呕血不止,如何在昏睡之时反反复复地喊着靖王殿下的名讳……

几人互一补充,竟是事无巨细,如在眼前。

 

纵然已有些心理准备,却不想猎宫之中如此惨烈,萧景琰默然听毕,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几欲栽倒。

他手里还攥着梅长苏遣飞流送出来的纸条,里面只有一句话:

静妃已故,帝位将易,万望节哀,速赴金陵。

 

霓凰急忙来扶,低声道,“殿下节哀,此事有疑。”

说罢又转向那几位逃兵,冷道:“苏先生一介白衣客卿,他近况如何,你等殿外护卫如何知道得如此详尽?”

逃兵一时哑然,其中一个忽然抢道,“还请殿下恕罪,苏先生病时,是誉王殿下亲事汤药,可苏先生喊的却是靖王殿下的名讳,这等奇事,焉有不传出来的道理……”

 

“我的名讳?喊的什么?”

“喊的……苏先生喊的是,‘景琰’……”

萧景琰霍然睁眼,往事历历,尽数涌到眼前。

 

当晚,誉王守了梅长苏一夜,看这位平素云淡风轻,温和雅致的谋士像是在油锅里滚了一遭,心下不免感慨,自己眼光原是不错的,梅长苏确实是个值得全心托付之人——如果他站在自己这边的话。



————————

强调一下,在本文里梅长苏和林殊不是同个人,誉王和靖王都搞错了【摊手

另外,靖苏好像也没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