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似是故人来 6

私设 ooc预警 

1、梅长苏和林殊,梅石楠和林燮都是两个人
2、九安山萧景琰没及时赶到
3、具体参见《似是故人来(私设)》前文(1)(2)(3)(4)(5)
4、我不写BE了有人看吗……【哭泣

————————

六、

天已大亮,本该前往太皇太后陵寝的前任梁帝被人拦下,说是奉新帝圣旨,要给太上皇办个恭送典礼,老梁帝听罢冷哼一声,估摸着是景琰到了,权衡片刻,不禁暗骂“天要亡我”。

 

那边梅长苏病势愈沉,太医无法,誉王便放了甄平出来贴身照料,甄平推说自己内力不够,要救宗主须得借蒙大统领内力打通经脉,于是誉王又放了蒙挚出来,几番推说,梅长苏未见醒转,身边人交好的几位倒是聚齐了。

 

萧景琰一夜未眠,霓凰在旁陪他坐了一夜。

清晨宫羽推门入内,案前的烛火被风一吹,便灭了。

 

“他是小殊。”靖王盯着被吹灭的蜡烛,哑着嗓子说道。

“是。”霓凰语气平静。

“你,蒙挚,母妃……你们,早就知道。”

霓凰没有回答。

“我要去救他。”

“不行,你必须立刻去金陵,别让他……”霓凰实在说不出“死不瞑目”这种话,只略一停顿,接着说道,“……别让他担心。”

“他是小殊啊!”靖王一拳砸在案上,猛地站起身,“你怎么忍心?”

“那殿下就忍心让他这许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霓凰眉眼低垂,声调平缓。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要我踩着朋友血亲的骸骨……就算君临天下,又如何……”靖王情绪已近乎崩溃,“母妃已经……我怎么能再眼睁睁地看着小殊……不行,绝对不行……”

“殿下!”宫羽跪伏在靖王面前,泪如雨下,“恳请殿下以大局为重!”

 

萧景琰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恍惚像是回到那日在地道中,也是有人跪着恳求自己要以大局为重,然后自己如何呢,自己又说了些什么话,做了些什么伤人心的事情,可那人竟然是小殊,那个最骄傲最明亮的赤焰军少帅,会指着自己骂水牛的小殊,竟然拖着一副病体跪在自己面前,恳求自己要以大局为重。

萧景琰有些失神,嘴无声地开合几下,喃喃道,“我要救他……我,我要当面问问他,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是小殊……”

 

誉王站于城楼之上眺望远方,只见日头高悬,云卷云收,对面仍未传来萧景琰赶往金陵的消息,誉王轻轻摇摇头,微微一笑,“万事俱备,请君入瓮。”

 

 

梅长苏终于醒了。

他看见的第一个人是飞流,而后是甄平,言豫津,然后他意识到自己靠在蒙挚身上,这位大梁第一高手正用内力为他疏通经络。

“……”

梅长苏有些迷糊,一时想不起这是哪里,等他彻底清醒的时候,便发现情况有些不妙,“飞流,你怎么回来了?”

“姐姐,水牛,要来。”

“宫羽姐姐说,靖王殿下要来猎宫?!”

“嗯!”

“咳,咳咳咳咳……”梅长苏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但他总盼着景琰在经过卫铮一事以后,能多听信他一些,如今看来,水牛还是水牛。

“小……苏先生别急,殿下毕竟还是牵挂先生的。”

蒙挚不知发生了什么,但靖王殿下愿意多关心小殊,单看这点,他还是挺欣慰的。

 

甄平忍不住斜了一眼满脸欢喜的蒙挚。

 

 

围墙之外,霓凰与宫羽在做最后的努力。

萧景琰恍若无闻,坐在一边,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的双手。

这一年多,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如何就成了七珠亲王,那人又是如何一点一点衰弱下去,还有母妃,母妃千叮咛万嘱咐地让自己善待苏先生,母妃那时候还哭了,母妃……萧景琰瘫坐在地,再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他是小殊,他真的是小殊,我要去救他。”

 

猎宫之外,再次兵临城下。

这是这次带兵的,是萧景琰。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