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似是故人来 9

私设 ooc预警 

1、梅长苏和林殊,梅石楠和林燮都是两个人
2、九安山萧景琰没及时赶到
3、具体参见《似是故人来(私设)》前文(1)(2)(3)(4)(5)(6)(7)(8)
4、瞎补了一点前面的情节。。。大家将就看。。。大过年怼景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OTL
5、真的每次一更就掉关注是什么鬼啊啊啊,你们对我就这么失望吗。。哭唧唧。。我会加油的。。

————————

九、

“殿下。”梅长苏勉力支起身子,但车中颠簸,他随着车子摇了两摇,身体便委顿下去。

萧景琰慌忙伸手来扶,却被蔺晨挡在身后,只得眼巴巴地看着蔺晨坐到梅长苏身侧,不急不忙地给他披上衣服,又不急不忙地扶人坐稳。

 

“让殿下见笑了。”梅长苏声音微弱却清晰,他稍稍俯下身来,算是见了礼。

 

“苏先生……”萧景琰千言万语噎在心头,一时间却不知从何说起,前倾半步又倒回来站正,嘴型变了几变,只轻轻地问了一句,“先生……身体可好些了?”

“多谢殿下挂念,不妨事的。”梅长苏淡淡笑了笑,接着说道,“猎宫里,如何了?”

 

萧景琰抿着嘴,半晌没有说话。

 

 

解猎宫之围的上策自不消多说,但若非得萧景琰选择正确才能破此局,那梅长苏也只能是个普通谋士,向来算无遗策,事事留着后手的麒麟才子这次算是做了个弊——

因为这次他的后手是,蔺晨。

 

当日黎纲发现誉王谋反,一面着人向九安山报信,一面就把蔺晨留着传救命信的鸽子放了飞。

这几乎是江左盟与琅琊阁之间不成文的约定——但凡是梅长苏遇险,便可不分地点不分时间地向蔺少阁主求援,而蔺少阁主无论身在何处,每次也总能如天降神兵,解危纾难,救人于水火之中——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萧景琰刚赶到猎宫外围,蔺晨紧接着也到了。他本不想露面,便在人家帐篷上看了半宿星星,好弄清状况便去猎宫捞人。于是自然而然地看着俩逃出来的小兵被押进了帐中,又正大光明地偷听了人家的全部对话。

也不知道那家伙胖了没有。

蔺晨边听边在心里默默地比划着梅长苏的体型,算是估计了一下援救难度。

 

又胡乱听了一会,蔺晨算是明白了,梅长苏专治心力交瘁的药为什么会吃得这么快。

 

“他是小殊。”军帐里传来踢翻桌椅器皿的声音。

“他真的是小殊。”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要去救他。”声音戛然而止。

 

“我看您也甭救了,听他的话安安生生去金陵就算给他留条活路了。”

 

萧景琰情绪激动,猛的听到这么一番话不由愣了一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拔剑便向来人刺去,几乎是同时,霓凰也飞身而来,封住去路。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霓凰喝道。

 

那人步法轻盈,在剑光中悠悠然辗转避闪,语气还噙着三分笑,“霓凰郡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破南楚连舟铁索阵法,那大半还是我想的招。”

“你是江左盟的人?!”霓凰脱口而出。

“在下琅琊阁少阁主,蔺晨。”

 

萧景琰再孤陋,琅琊阁的种种传闻总也耳熟能详。

他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了一眼宫羽,便见宫羽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少阁主,此时来访,有何见教?”

“救个损友。”

“苏先生?”

“那不然?”

“如此便不劳少阁主费心,本王自会去救。”

 

“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的判词正是出自琅琊阁,而誉王谋逆,梅长苏受困九安山之事又是何等机密,纵然琅琊阁通晓天下事,这位少阁主未免也来得太快了。

萧景琰再怎么不问朝堂也终究是皇室之人,直觉让他不得不防。

 

“殿下可想过,若您爹已逊位,您这就算是千军万马,胜算可都不大。”

“那又如何,他是我的至交好友,我要救他。”

“您别认错人了吧,我与长苏自幼一同长大,他有几个至交好友,我可是门清,没您这一位哇。”

萧景琰不置可否,等了一会儿,才加了一句,“我要当面问苏先生一些事情。”

 

蔺晨揣着手,歪头端详了萧景琰半晌,嘴里啧啧啧了好一阵。

“您不信任我,那是正常的。”蔺晨满脸假笑,“但您连您亲封的‘至交好友’都不信任,那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我……我没有。”萧景琰轻轻皱了皱眉头。

“那您要不就听您‘至交好友’的,先回金陵把事儿办妥喽?”

“不行。”

“那行,那您救去吧,我不管了。”蔺晨垮了笑脸,背过身去,“反正救不了人,翻不了案,顺带还把大好山河、万千百姓拱手让人的又不是我。”

 

“来人,备马。”

 

心头疑云一旦生出,便渐生渐浓。

蔺晨几句没个正行的话在萧景琰耳中听来却是另外一番味道,联想到这位“苏先生”从择主那日至今,竟是忠一不二得无缘无故,而他所谓的“图名图利”更是半点经不起推敲。

若他是小殊,那么一切顺理成章。

若他不是呢?

个中缘由来不及细想,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萧景琰怎么会不懂。

 

“非得冒这个险?就因为不信任他?事到如今再功亏一篑??”蔺晨有些动了怒,堵在门前指着萧景琰就开骂,“得嘞,敢情这一路顺风顺水的可把您老给惯坏了,还真当扭转乾坤全凭您这真命天子的好气运?果然耗的不是您自个儿的心血横竖不心疼。”

萧景琰被这么一通弄有些懵,但面色丝毫不改,“请少阁主让开。”

 

“非得自己去?”蔺晨还不死心。

萧景琰神色肃然,目光直视前方,“请少阁主让开。”

 

“行我算是怕了您,您不信任我和长苏,郡主您总信的。”

说罢将两人聚在一处,如此这般地说了许多应对之策,才一脸嫌弃地让开了道。

 

萧景琰目不斜视地出了帐,霓凰朝着蔺晨点头致意,也跟了出去。

 

行至帐外,萧景琰调转马头,黑着脸说了句“多谢少阁主指点”,便头也不回地策马朝着猎宫而去。

风里隐隐还能听到蔺晨的声音,“您呐,没事多吃核桃。”

评论(1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