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暗香犹记 十

十、

“小公子,可是南边过来的客人?”

众人闻声俱是一惊,忙转头去看。

 

开门的是个寻常打扮的老妇人,她站在明与暗的交界之处,身后是黑魆魆的客店。甄平不动声色地往店里头瞄了一眼,忽然觉得廊州确实有些湿冷。

 

老妇冲着梅长苏和蔼一笑,语气透着亲切,“小公子,外头风大,快些进来,这会儿还不曾用过餐饭吧?”好似在这一行人里,她就看见了梅长苏一个。

大约是光线的缘故,这笑容看着有些诡异,甄平不由偷瞄了黎纲一眼,正巧看见黎纲也挪着眼神过来,两个目光一撞,立刻各自恢复了警戒。

 

梅长苏这边还不待反应,蔺晨一个大步先抢上前来,语气老大不满,“我说吉婶儿,咱不带这样的啊,要招呼不应该先招呼我吗,我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才把人给你们拐过来,这会儿还饿着呢!”

 

拐?

梅长苏皱眉。

甄平黎纲面面相觑。

就连吉婶也是一脸嗔怪。

 

“先吃饭先吃饭,吉婶儿的粉子蛋可是一绝。”

蔺晨也不管众人神色,嘻嘻哈哈地就推着梅长苏就往里走。

 

“玩儿什么呢你?”

梅长苏被他推着往前,神色不动,低声骂道。

 

“等等你就知道了,我解释不清楚,你自己看呗。”

蔺晨快走两步揽上梅长苏的肩,扭头灿烂一笑,“有哥在,没事儿。”

 

不出意料,蔺晨在下一秒精确地收到了梅长苏满眼的“您快省省吧”。

 

客店外头看着荒废许久,里头倒很清爽,油灯一点,便蓦的温馨起来。吉婶领着人往里走,一进后院,竟发现此处别有洞天,地方不算大,是照着苏式园林布的局。迂回曲折,一步一景,算不上大家手笔,却也别致可爱。

 

蔺晨轻佻地“啧”了一声,正待与梅长苏品鉴一二,却见方才还能斗一番嘴的梅长苏此时垂已了眸子,神色黯然。

“咋了这是?”

蔺晨偷偷朝黎纲甄平使了个眼色。

黎纲一脸茫然地看向甄平,甄平错开眼神低头不语。

 

原来当日林燮解江左盟之困,不在大堂,而在后院。经这好大一番打斗,后院早不成了样子,于是老宗主在劝林燮收下店面之后,又着人按着林燮的喜好修了后院。林燮本是武将出身,对园林并不擅长,而晋阳长公主却是个能文能武的妙人,故而林燮想也不想,就按着自家的样式吩咐下去——那原本就是晋阳长公主亲自设计,自己逐一挑选置办的,此时画个草图,简直就是信手拈来,熟的不行。

甄平曾进过一次帅府,一见便觉得隐隐不对,忙去看梅长苏,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物是人非,他乡见故地。

梅长苏叹气似的,轻轻一笑。

 

厅堂早已备好酒食,一行人热汤热水欢欢喜喜地吃了饭,唯有梅长苏神情淡然,稍微喝了些羹汤便放下碗筷,只是眼底含笑地看着众人,默然不语。

“可是饭菜不合口味了?”吉婶也不顾众人吃得正欢,语气竟有些紧张,“我再给您做些合口的吧?”

梅长苏看着吉婶,微微笑道:“吉婶的手艺,哪有不合口的道理。”

“少帅,这些年我们找您找得好苦……”

老妇人再忍不住眼泪,哽咽着朝梅长苏伏下身来。

 

吉婶本是林府家的贴身丫鬟,早年嫁至廊州,才侥幸躲过赤焰一事。而后听闻梅岭之上竟有生还,不免多方奔走,无论如何想为林家保住一点血脉,于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进了江左盟,更遇到了许多同样想为林燮洗冤却无能为力的各路义士。

此番再见梅长苏,虽容貌已然大改,气度却隐隐是当年林帅的风致,心下更是大喜大悲。

 

吉婶被梅长苏扶住,嘴唇翕动半晌,说了一句:“宗主已等您许久了。”

 

是的,老宗主确实已经等得太久了。

从赤焰冤案一出,他就在等,等梅岭之上的真相,等朝堂之上的真相。他从梅岭查到了谢玉,接下查到了李重心,甚至查到了滑族的蛛丝马迹,但当年赤焰之案太大,稍一深入便引人耳目,无奈之下只能放出“宗主修炼神功云云”的风声,至于掳人妻女,也无非是将涉事的滑族之人捉来暗中审讯。

 

而如今老宗主终于等不住了,身体每况日下,但大局无人主持,故而江湖所传宗主练功走火入魔是假,卧病不起是真,江左盟悬赏延医是假,寻赤焰旧部是真。

那日跟着卫铮的,便是江左盟神行堂堂主傅旗,只是那时双方身份尚不明朗,难免试探一二。

 

众人听吉婶缓缓将这些陈年过往一一讲来,皆沉默不语。

梅长苏忽然觉得背心一热,转头看见蔺晨皱着眉头满脸担心,于是朝他宽慰一笑,把他那只热乎乎的大手从背上扒下来,放在手心里轻轻一握。


————————————

时间线混乱到炸,大家凑合看吧OTL

我好像要从友情向叛变到爱情向了OTL

似是故人来下次更OTLLLLL @莹玥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