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琐事记1

随便码着玩儿,小短篇,一发完。
ooc预警。
——————————————

蔺晨很苦恼。

因为他的长苏总是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晕过去。

床上,椅子上,阁楼上。
书柜后头,门后头,围墙后头。

“长苏?”
没人回应。

“长苏?!”
蔺晨急了。

这是梅长苏拔完毒能下床走路的第一个月。

这位据说曾经照亮了整个金陵城的赤羽营少帅,如今正照亮着整个琅琊山——是的,整个琅琊山的人都在举着火把找他。

照顾梅长苏起居的小姑娘急得直哭,来来回回只会说一句话,“傍晚才伺候着喝了药,怎么一转身就不见了。”

屋子已经翻了个底朝天,附近的房子也一一看过,再往外走,梅长苏也没这体力啊。

蔺晨只觉得脑仁儿一跳一跳的疼。

派出去的人陆续回来,依然没有梅长苏的消息。

更深露重,再等会儿,这位“最明亮的少年”可能就不是“照亮”琅琊山了,而是“着凉”在琅琊山上了。

望着又圆又大的月亮,蔺晨觉得头更疼了。

“少,少阁主!不好了!”
有个小厮急急忙忙地冲上前来,众人不由一惊。

蔺晨眉毛陡然一立,惊道:怎么了!

“照,照殿红少了一坛!”

蔺晨嘴角同眉毛一道垮了下来,一脸的嫌弃半点也没藏着掖着,他正待教育小厮作为琅琊阁的人怎么可以表现出这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神色却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照殿红?刚发现少了?”
“对对对”小厮点头如捣蒜。

蔺晨往屋顶上瞟了一眼。
不算高,但梅长苏没梯子肯定上不去。

蔺晨在心里比划了一下高度,但还是飞身上了瓦。
果然,不在这儿。

屋顶视野很好,是个喝酒的好地方。
蔺晨踩着屋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绕了个圈,好像被什么晃了下眼,再找时,却看不见了。

“长苏?”蔺晨试探着叫了一声。
无人应答,只有树叶发出簌簌的声响。

虽在意料之中,但仍有些失望,蔺晨正欲离开接着找人,树叶忽然再次发出了簌簌的声响。

…………
…………
…………

不是吧……

蔺晨忽然觉得好累,这一定是因为他承担了他这个年龄不该承担的成熟与智慧。

然后他看见对面的树影在无风的情况下,又用力地动了动。

…………
…………
…………

……好吧。

蔺晨只得撑着满脸焦急,语调肃穆地把人重新派出去,确认大家已经走远,才飞身上树,捉住了在树上偷偷喝酒的梅长苏。

梅长苏正稳稳躺在横生的树干上,手边旁枝错综,刚好架住酒坛子,见蔺晨来了,也不起身,只是眯着眼冲他直笑。

“……”
蔺晨一肚子火瞬间就熄了。

“玩够了没。”
蔺晨组织了一下语言。

“玩够了。”
梅长苏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可蔺晨还是觉得里头流淌着星河。

蔺晨默默地把那句“有本事上树没本事下”的嘲讽吃干净,伸手就去揽那人,“玩够了就赶紧下去,一会儿又感冒了。”

“嗯。”

梅长苏此时身上半分力气都没有,只由着蔺晨搂在怀里。
蔺晨皱皱眉头,没有说话。

梅长苏把脸埋在蔺晨的肩窝,轻轻喊了一声“阿晨”。

“我在。”

“阿晨,阿晨。”

“我在。”

“阿晨,你说我,还活着吗?”

“我不给死人治病。”

“嘿嘿……”
梅长苏配合地笑了两声,蔺晨却觉得肩窝温温热热地湿了一片。

“长苏。”

“嗯?”

“我在。”

“嗯。”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