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琐事记 2

还是ooc
还是一发完
飞流那个,是我记错了,我检讨

——————————

今年是第十二年了。

蔺晨掰掰手指头,忽然有点感伤。

但他是蔺晨,是天上地下一等一的潇洒人物,所以他不能跟个凡夫俗子似的感时伤秋。

 

蔺晨垂着脑袋抽抽鼻子,又瘪了下嘴。

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鸟啊鱼啊的小动物,成仙路上最后一劫都是渡情劫。

琢磨透了这一层,蔺晨再抬头的时候,除了天生风流倜傥,眉目里就又多了几分悲天悯人的圣人之相。

 

这人啊,太聪明了,就是累。

蔺晨叹气。

“飞流,走,我们找你苏哥哥玩儿去。”

 

算了,去廊州吧。

 

看着飞流欢欢喜喜的模样,蔺晨难得良心发现,觉得有点对不住这孩子。

这趟,也算遂你苏哥哥一桩心愿。

毕竟梅长苏活到现在,也只是为了这一个心愿而已了。

那心愿达成以后呢?

 

蔺晨摇摇头,这类红尘俗事,不是他们这种神仙一样的人物要是思考的。

 

 

“长苏。”

“苏哥哥”

人未到,声已闻,梅长苏不由嘴角上翘。

 

“苏哥哥!”

飞流直直地扑进了梅长苏怀里。

 

梅长苏被撞得身形一歪,堪堪坐稳,伸手摸摸飞流的小脑袋,笑着说,“我们飞流已经是个男子汉了,往后行事要稳重些才是。”

 

“苏哥哥!”

飞流眼角噙着泪,又要往梅长苏怀里钻。

 

“好好,苏哥哥在。”

梅长苏温柔地拍拍少年的背。

 

看着这俩一派“母慈子孝”的,蔺晨觉得自己有点瞎。

但还没容他说点什么,梅长苏先发话了。

“蔺晨,你是不是欺负我们飞流了!”

“嗨你个……”

然后飞流认真地冲着他的长苏“嗯!”了一声。

…………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待飞流欢欢喜喜地去屋顶吃瓜,梅长苏这才敛起笑容,正色道,“蔺晨……”

 

蔺晨赶紧做了一个“别往下说了”的手势,黑着脸给梅长苏搭了把脉。

搭完左手搭右手,搭完右手搭左手,气哼哼的就是不说话。

 

梅长苏也由他搭,又开口道:“阿晨……”

蔺晨顶着锅底一样的脸色瞥了一眼梅长苏,没好气道,“干嘛。”

 

“能不能不要每次诊完脉都这个表情……你是来给我送行的还是来拦着我的?”

梅长苏故作轻松。

送行?送你个大头鬼的行啊!你除了知道去金陵你还知道个啥???

你想过自己没有,想过飞流没有,想过我没有?

 

“趁着我现在身体还可以,就帮我了结此事吧。”

可以个鬼啊你身体什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吗?

你是不是顺带想把自己也了结了???

 

“我还需要两年。”

…………

嗬,还真是。

 

蔺晨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是像哭还是像笑。

“十二年前我就知道,这金陵城,你迟早是要回去的。”

“这是护心丹,心力交瘁之时服一颗,快吃完了记得早点叫我过去。”

“阿晨……”

蔺晨别过头不去看他。

“并非我心存死志,但你知道的,我必须完成这件事。”

“我会好好活着的,待这件事过去,我就离开金陵,届时还想劳烦蔺少阁主带在下游历大好河山……”

 

“当真如此?”

蔺晨绷着黑脸,扭过头来。

 

“当真如此。”

梅长苏眼角带笑。

 

“哼,信你一回。”

蔺晨揣着手,看向窗外,算是消了气。

 

“喏你看,我连《翔地记》都带上了,到时候我们规划个路线,一路吃吃喝喝,再带上飞流。”

蔺晨看着梅长苏,总算肯露出一点笑来,“算你有良心。”

 

“那可不。”

梅长苏一脸坦荡。

 

蔺晨目送着梅长苏的马车出了江左盟,很快变一个小小的黑点,又很快消失不见,从来不感冒的蔺少阁主忽然像被梅宗主传染了似的呛咳了起来。

 

蔺晨抹掉咳出来的泪珠,笑着摇摇头。

还好我聪明,差点就让你骗过去了。


————————

你晨对着梅长苏露出快哭的神情只有两次,一次是送他去金陵,一次是送他去北境。

你苏啊,别看对谁都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的,对亲近人可一点都不好。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