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琐事记 3

一发完,ooc
不知是糖是刀,大家将就吃吧。

我终于能写这段了,长篇哪有短篇爽!!!
↑一个笔力贫瘠的哀嚎
————

“阿晨。”

梅长苏掀帘进来,掸了掸身上的雪,头也不抬。

 

“林少帅还有何吩咐啊?”

“蔺少阁主今日,可有什么安排?”

 

蔺晨身形一顿,半晌没接话。

 

 

今年北境的风雪并不大,甚至不算太冷,就连素来畏寒的苏监军也总是轻骑薄甲出入往来,蔺晨见他白马银枪,竟觉得有如神兵天降,凛凛不可逼视。

 

这些日子,兵也退了,敌也杀了,酒也喝了,招也过了,就连飞流有时候都会哭丧着脸说一句,“苏哥哥,飞流打不过。”

 

蔺晨这回总算是真真儿的明白了,梅长苏为什么总作天作地的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这要换了他,也未必能比梅长苏好多少。

 

这么一琢磨,当初拦着不让他来北境,倒是自己太不通人情了。

蔺晨摸摸鼻子。

还好,没拦住。

 

 

可世间好物不长久,算上今天,距离梅长苏服下冰续丹就整整三个月了。

 

今天啊,怎么安排呢。

蔺晨瘪嘴笑了笑。

 

他以前是不这么笑的,因为“看着特别惨”。

梅长苏倒时常这么笑,一般还会若有若无地摇摇头。

 

啧,看着别提有多惨了。

蔺晨想到这儿,也不由自主地轻轻摇了摇头。

 

“少阁主何故发笑?”

梅长苏摘了头盔,歪头看着蔺晨。

 

此时敌军早已递了降书,也不知道梅长苏同蒙挚说了什么,蔺晨只知道大梁的军队昨天连夜就班师回了朝,走的时候安安静静的,就留了他们这顶帐篷没动——好像理所应当不动似的。

 

梅长苏把身后事桩桩件件安排妥当,最后这天,蔺晨知道,是专门留给他的。

 

“冰天雪地有啥可玩的……”蔺晨嘟哝了一句,然后冲着帐篷顶嚎了一嗓子,“飞流,想和你苏哥哥玩什么啊?”

 

飞流从帐篷顶上探头进来,兴奋地蹦出俩字,“雪人!”

 

“喏,堆雪人咯。”

“好嘞!”

 

 

北境真冷啊。

蔺晨头一次觉得北境是真的冷。

 

雪还没停,积了厚厚一层,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确实是个堆雪人的好时候。

 

“真是个堆雪人的好时候,还是我们小飞流聪明。”

梅长苏笑着摸了摸飞流的小脑袋。

 

得了表扬的飞流开心得不行,立马原地团了雪球举到梅长苏面前。

 

“堆雪人要大雪球,很大很大,等苏哥哥滚一个大雪球送给你。”

 

梅长苏说罢就撸起袖子认真地滚起雪球来,蔺晨也不闲着,偷偷捏了个雪球就往飞流脑门上砸,被糊了一脸雪的飞流在琅琊榜首麒麟才子林少帅苏监军有策略有部署的指导下,终于成功地把蔺少阁主砸成了一个行走的雪人。

 

“你们……”

蔺少阁主再次作为邪恶一方被永远代表着正义的苏哥哥击败,飞流乐得飞着打了个滚。

 

虽然蔺晨一直在捣乱,雪人终究是堆好了。

统共堆了两个,大脑袋大身子,都丑得憨厚。

 

“坏,人。”

飞流指着比较丑的那个,说得一字一顿。

 

“这是你吧这么丑这么丑这么丑。”

蔺晨使劲儿搓着飞流的脸。

 

幸好梅长苏及时出手,把飞流护在身后,飞流瞪着蔺晨,又指着比较好看的一个雪人道,“苏哥哥!”

 

蔺晨气得咬牙切齿,“小飞流啊,我看你是得治治眼睛了!我比你苏哥哥丑吗?这可能吗?”

 

飞流没搭理他,径自捏了两个小雪球,歪歪斜斜地堆在两个大雪人之间,然后扬起脸冲两人灿烂一笑,大声道,“飞流!”

 

“我们飞流真聪明,苏哥哥教你写的字还记得吗?”

“记得!”

 

于是梅长苏带着飞流的手,在雪人上一笔一划地写下各人的名字。

 

“飞——流——”

“记住怎么写了吗?”

“嗯!”

“以后飞流要会写自己的名字。”

“飞流!记得!”

 

“蔺——晨——”

“坏人!”

“我们飞流最听苏哥哥的话了,对不对?”

“听话!”

“以后苏哥哥不在了,飞流要听蔺晨哥哥的话,好不好?”

“苏哥哥!在!”

梅长苏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揉了揉飞流的头发。

 

“梅——长——苏——”

“苏哥哥!”

“这是苏哥哥的名字……”

梅长苏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飞流再答应苏哥哥两件事好不好?”

“好!”

“要记得苏哥哥……苏哥哥也会,一直记得你的……”

飞流猛地回头,他听不懂梅长苏的弦外之音,但他听得出悲伤。

 

梅长苏面色煞白,蔺晨拿掌心抵着他的后背,垂着头,看不出表情。

 

“苏哥哥!”

这个场景太过熟悉也太过陌生,飞流惊得忙上前抱住了梅长苏。

 

“苏哥哥还没说完呢,还有一件事想请飞流帮忙……”梅长苏朝着飞流艰难一笑,“帮苏哥哥去帐篷把披风拿来好吗,苏哥哥有点冷……”

 

“好!”

飞流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你呀,还真是算无遗策。”蔺晨叹了口气,“好了,飞流也支开了,要对我说什么?”

 

梅长苏也不说话,轻轻动了动身子,伸手挪开蔺晨的手掌,然后轻轻靠在蔺晨的怀里。蔺晨也由着他,忽然感觉手里被塞了一个什么东西。

 

“阿晨……”梅长苏抬头冲着他一笑,“没什么可留给你,梅长苏是你的,林殊也是……”

 

“谢谢你……”

 

 

蔺晨没有低头去看,他知道,那是一个银色的手环。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