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 暗香犹记 六

       老阁主云游回来,发现家里俩活宝闹了这么一出,连骂几声“胡闹”,但他除了骂以外,好像也没什么可做。梅长苏折了几年寿命,精神却是好得多,除了体力稍弱,竟能像个常人般起居行止了。大概这次是真觉得对不住蔺晨,便也渐渐的不再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是日阳光正好,蔺晨坐在院子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喂着鸽子,眼神却时不时地往房间里瞟。
       梅长苏与卫峥相对而坐,卫峥带来些江湖上的消息,无非是又联系到了某位旧识,又在某处安插了人手,梅长苏听得仔细,蔺晨却觉得这些破事儿,还不如鸽子有意思。
       蔺晨摇头晃脑,念念有词,忽然眼神一顿,在梅长苏身上转了几圈,只见那人一袭白衣,乌发如丝如绸,远远看去,似笼着一团光。
       “啧,也算是个美人,”蔺晨有些忧郁地摇摇头,“可惜是个倒霉孩子。”
 
       梅长苏这个人,蔺晨起初是不大喜欢的,用他爹的话说就是:“小小年纪,全没个孩子样。”
       但医者仁心,这小孩子,又实在是太惨了,蔺晨撇不下。
 
       蔺晨记得,当时梅长苏还是个小白毛,探子从金陵城带来林府与祁王府的消息。
       晋阳长公主自刎,祁王饮鸩,朝中故旧,但凡敢鸣不平者,皆杀无赦。帅府显赫百年,一夜之间竟沦为修罗场。
       赤焰一干旧部通红着眼,咬牙切齿,有不少人甚至想杀回金陵,直取那位皇帝陛下的首级。
       但梅长苏不一样,他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着,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却没有一滴眼泪。
       蔺晨忍不住去拍他的肩,却不知道从何安慰。
       梅长苏缓缓抬头,深深看了蔺晨一眼——蔺晨甚至觉得他冲自己笑了一下——而后在桌子上写了一行字:我早料到的。
       蔺晨拧着眉毛半晌说不出话,忽然被一声恸哭惊了一下,几个旧部几乎是蜷缩一般,跪伏在地上,像是受伤的猛兽,嘶吼声暴怒且绝望。
       梅长苏忙上前安抚众人,步子有些跌撞。
       那帮旧部大概全是傻的,一个个鬼哭狼嚎,全没想过心里最难过的到底是哪位。
       蔺晨心骂道。
       但当事人到底作何感觉,蔺晨不敢想。
 
       打那以后,蔺晨觉得,长苏变了,尤其是面对旧部的时候。虽然他不知道梅长苏之前是怎么样的,但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活法。
       梅长苏太温柔了,是那种把自己置之度外的温柔,自我牺牲式的温柔。
       有时事情出了纰漏,办事的周全不了,只得前来请罪,无论情况多凶险,他也总是微微笑笑,云淡风轻地说一句,“不碍事的,我来安排。”
       然后点灯熬油,通宵达旦,白天还得装作没事儿一样,再云淡风轻地把事情部署下去。
       蔺晨不是没骂过,但梅长苏只用了五个字,就彻彻底底地堵住了他的嘴:
       我没时间了。
 
       正胡思乱想着,不知屋内他们说到了什么,只见卫铮猛地站起,急道:“可是少帅……”
       梅长苏做了一个安抚的手势,劝他坐下,柔声道:“不碍事的,我来安排。”
       蔺晨翻了个白眼,转过身,扯着嗓子大喊一声,“飞流!”
       梅长苏眼皮一跳,声音不自觉的,就低了三分。
 
       卫铮离开后,蔺晨才黑着脸闪进屋子,“又遇到啥事儿了啊。”
       “卫铮可能行迹暴露了。”
       “你打算怎么办。”
       “赤焰之人不能再有损伤,我定当保他周全。”
       “所以今晚又不睡了?”
       “事态紧急,反正我也睡不着……”
       “合着就该你慷慨赴死,他们就得苟且偷生,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蔺晨我……”
       “你在我面前,不必装。”蔺晨叹了口气,语气是难得的诚恳,又捏着他的手腕晃了晃,“我什么都知道的。”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