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暗香犹记 七

卫铮素来谨慎,行走江湖之际总不忘隐姓埋名低调行事。那日天气不大晴朗,风大,吹得树梢直晃荡,卫铮揣着云归师父给他的锦囊,特意在各处绕了一阵,才三步一折地往琅琊山上赶。
饶是如此,走到半道他忽然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这是赤焰之难以后,他第一次被人注意。
卫铮脚步不停,绕着走了几圈,晃晃悠悠地回了山下小镇,又故作猥琐地张望一阵,拐进了一个幽暗的小巷,彼时天色已渐入夜,小巷里灯影绰绰,隐隐传来几声莺声娇笑。卫铮不知那人会跟到何种地步,索性假戏真做,端着纨绔的架子,挑了位美娇娘,真真假假地翻了一夜红浪,却也不等天亮,便翻墙走了。
出来后仍旧是刻意绕行,正在他准备上琅琊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被跟踪了。

卫铮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事情来得太蹊跷,但如今既已避无可避,不如探探对方是敌是友。于是真气一沉,朗声道:“在下药王谷素玄,不知阁下是哪路的朋友,还请出来一见。”
卫铮一身修为算不得精纯,但终究是琅琊榜上的人物,一句话说完,周遭树叶簌簌而响,声势颇是惊人。林间忽的响起一阵不阴不阳的狞笑,“久闻卫将军是个铁血铮铮的真汉子,却不想遇事便往小娘的被窝里钻,真是闻名不如见面,闻名不如见面啊!”
“在下药王谷素玄,不是什么卫将军,阁下可否现身一见!”
那怪声在林间东南西北地盘旋,卫铮本待循声去寻,却只能在原地打着圈子。
“一见?还不是时候呐!”话音未落,便觉得头顶有什么庞然大物飞过,不肖片刻,林间就只剩卫铮一人而已。
卫铮略一思忖,匆匆上了琅琊阁。

递过锦囊,卫铮便将这桩怪事向梅长苏细细说了。
梅长苏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道:“你先回药王谷,没有手令不得出谷,云归师父的事情,你且放一放。”
“可是少帅……”卫铮猛地起身。
“不碍事的,我来安排。”梅长苏温和一笑,话刚说了半句,却听见门口蔺少阁主嚎了一嗓子“飞流”,卫铮缩缩脖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把这位琅琊山的少东家给得罪了。梅长苏眼皮一跳,随即眼底笑意更盛,他压低声音,朝门口努努嘴,“有蔺少阁主在,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卫铮连连称是,便安安心心地下了山。

梅长苏嘴上说得狡黠,实际却没怎么真差遣蔺晨,只是问了这类怪异的身形步法出自何门何派,再借了鸽子召甄平前来,余下的,都是他的事情。

风烛摇夜,梅长苏就着火光把云归师父的字条看了一遍又一遍,纸条的内容并不复杂,上头只有一句诗: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胡马,越鸟……”梅长苏正嘀咕着,身侧忽然冒出一个人,梅长苏知是蔺晨,也不理会,眼睛仍盯着纸条。

“把药吃了,去睡觉。”蔺晨大大咧咧把药碗朝梅长苏一推,梅长苏接过喝了,满口说着“马上”,身体却不见动作。
蔺晨也不催,笑嘻嘻地在桌子对面坐下,支着俩胳膊一托腮,露出一大截白胳膊,饶有兴味地盯着梅长苏看。
梅长苏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问道:“你看什么?”
“看你好看咯。”蔺晨咂咂嘴,“长苏啊,实在搞不定你就和哥说,只要你喊我一声大哥,我就帮你把卫铮的事情查清楚。”

“啧,幼稚。”梅长苏白了一眼满脸堆笑的蔺晨,“蔺少阁主少诓我,上次是谁说能把赤焰冤案查清楚的。”

“哎呀我上次是估计失误,我咋知道这事情这么复杂。”蔺晨那时年轻,面皮还算薄,不由得脸色一红,语气仍是理直气壮,“而且我不已经给你查出个大概嘛,细节什么的,时间到了总会弄清楚的。”

梅长苏别过脸,又看向纸条,看了半晌,一动不动,好像纸条是个万花筒,怎么都看不厌。

蔺晨满心期待地笑了半天,结果人连看都不看一眼,只好灰头土脸地揉着笑僵的腮帮子,一步三回头地往外挪,“那我走了!”

“走了走了,没良心的!”

“那我可真走了?”

“你大爷的我走到门口了!”

“我特么真走到门口了!”

真挪到门口的蔺晨两步又走回屋里,指着梅长苏大声嚷道:“嘿我说你小子,我本来就比你大,让你叫声大哥不吃亏吧!”

梅长苏转过身笑得双肩直抖,好容易憋住笑,勉力正色道:“是是是,那卫铮的事情,就麻烦大哥了。”

“嗯,好说~”蔺晨甩着愉快的小尾音,眼角瞬间多了几条活泼可爱的笑纹。

————————
嗯,元旦!我更了!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