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暗香犹记 八

这几日的江湖,颇不太平。

事情要从大年初五算起,先是无风山庄惨遭血洗,山庄内金银玉帛原封不动,只少了老庄主云在天贴身所戴玉佩一枚,一百几十号人无一幸免,老庄主素来宽厚,广结善缘,这番遭难,不少武林志士明察暗访,但始终查不出什么线索,时间久了,便成了一桩无头公案。三个月后,秋山派掌门樊一是死在小妾家中,家中无翻动痕迹,十余口人亦无幸免,两人赤身而亡终究不大体面,秋山派便把此事瞒将下来,私下查访,结果如何,无人知晓。又三个月,一位村妇在县衙击鼓鸣冤,说是家中惨遭屠戮,丈夫、儿子、儿媳皆为人所杀,自己正好有事外出,才逃出一命。这原本是桩民间案子,同江湖无甚联系,但老妇又说,家中一块祖传玉佩不翼而飞。

这块玉佩的模样有些奇特,照老妇描述的样子看,轮廓大致是个扇形,弧度部分厚重圆润,两条边并不完整,好似雕着什么奇异花纹,却看不出是何种花草祥兽——倒像是从一块圆形的玉石上,切了一个角下来——而云在天贴身佩戴的,似乎也是这样一枚玉佩。

无风山庄之事过去还不算太久,立刻又被掀将起来,而秋山派中也传出了樊一是也有这么一块玉佩的说法。一时间,关于这三家人的惨案,关于这三枚怪异是玉佩,流言四起,席卷江湖。

 

梅长苏把玩着手中的茶盏,似是毫不在意,似是陷入沉思,面前的蔺晨正唾沫横飞地甩着扇子,讲得眉飞色舞。

“长苏,你以为此事如何?”

“嗯……”梅长苏啜饮一口茶水,神色肃然,敛眉看向蔺晨,“不想少阁主还颇有说书的天赋。”

蔺晨拿扇子往梅长苏脑门一敲,“说正事儿呢!”

梅长苏抱着脑袋一缩脖子,“……我看呢,这仨玉佩八成就是同一块,要么呢,是整块玉佩里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要么呢,就是当初这三家人一起做过什么事情,切了玉佩当信物,结果反而成了仇家辨识的标记。”

说罢黯然一摇头,“但无论出于什么缘由,冤有头债有主,何必杀人全家。”

“你说得不错,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蔺晨拍拍梅长苏的肩膀,当是安慰,“但我稍作探访,就发现一件事情。”

 

原来早在去年年中,江左盟里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盟主练功走火入魔,卧病不起,江左盟悬赏延医,仅有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方士揭榜求见,在江左盟中呆足七日才出来,却只留下一句话,说是要潜入九龙渊底的密室中,取一块圆形玉佩,上面有神功心法最后一句口诀,得此玉佩,盟主神功可成,此病不医自愈。

 

江左盟原是水路上的第一大帮,人才济济,地跨江左十四州,而江南富庶,水路买卖频繁,江左盟也占了这天时地利人和的好处,发展得一派繁荣。但近几年,不知江左盟从何处得了部西域的武功秘籍,据说练成之后,可以功力盖世,青春永驻。

这等神功修炼起来自然需要不同寻常的材料,故而江左盟这些年做了不少掳人妻儿,夺人异宝的下作事情,名声也渐渐地同邪魔无异了。

 

“不可能。”梅长苏摇摇头,“江左盟盟主同我父亲是旧交,那时我年纪虽小,却也记得那位伯伯的绝不至于做出杀人全家的勾当。”

蔺晨赞许一笑,道,“确实不是江左盟做的,但这件事有因有果,你猜江湖中人会怎么想。”

“栽赃嫁祸?”

“正是。”

————————
蔺苏哥哥讲故事时间开始……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