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似是故人来 8

私设 ooc预警 

1、梅长苏和林殊,梅石楠和林燮都是两个人
2、九安山萧景琰没及时赶到
3、具体参见《似是故人来(私设)》前文(1)(2)(3)(4)(5)(6)(7)
4、发完就掉关注,没有爱了。。。

————————

八、

门外萧景琰与霓凰杀意正盛,越打越远,周遭人不敢近前阻拦。

忽然电光石火一瞬,两人双剑合作一股,又倏忽分开,方才还你死我活的两个人,一时竟是化为剑阵,寒光大作。

 

另一面甄平与飞流各自行动,将蒙挚黎纲言侯言豫津等人救出,一行人正欲杀出重围,转角时却发现地上七横八竖地倒了许多人,再往前看,有一人白衣胜雪,长身立于墙下。

是蔺晨。

 

屋内梅长苏听罢萧景桓一番“肺腑之言”,尚能勉力撑着一缕神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瘫软下去。

耳际传来最后的声音是远处隐隐的呼喊,“着火啦!”

便见誉王身影一闪,世界忽的旋转起来。

 

梅长苏嘴角微微一勾,放下心去。

“他来了。”

 

 

“现在怎么办?”萧景琰坐在马车上,目不转睛地看着脸色煞白昏睡不醒的梅长苏。

 

“天下人很快就会知道靖王谋逆,弑君弑父,看着办咯。”蔺晨语气淡然,故作不屑地瞅了一阵萧景琰忽红忽白的脸色,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才凑近狭促一笑,“被冤枉的感觉不好受吧?”

萧景琰沉默不语。

 

“这个人,可是被你冤枉了不止一次。”蔺晨伸出俩指头在萧景琰面前可劲儿地晃。

萧景琰垂头,半晌才低声道,“是我对他不住。”

便没了下文。

 

蔺晨听得直想掏耳朵,一个白眼快要翻到天上。

“对他不住?这就完啦?”

 

 

“听说你们都把他当林殊了?”蔺晨诊完脉,忍不住打破沉默,又开口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是瞎了还是怎么着,那个毛猴子哪点比得上我们长苏?”

“少阁主认识小殊?”萧景琰一惊。

“我才不认识那种咋咋呼呼的毛猴子。”

“那,苏先生也认得小殊……?”

“……”

 

蔺晨抬眼端详了萧景琰一阵,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你别说,毛猴子叫你水牛,还真挺贴切的……中火寒毒必须被烈焰烧灼,再被梅岭独有的雪疥虫咬噬全身,你猜长苏这火寒毒怎么中的?”

 

“梅岭……这么说,先生,就是,小殊?”

说完,萧景琰自己也觉得哪里不对,可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和傻子说话怎么就这么累……”

蔺晨在心中一声悲鸣。

 

“当日琅琊阁得到密报,说是谢玉借兵赶赴梅岭,琅琊阁素来不过问朝堂之事,但也隐隐觉得有些蹊跷,我爹几番调度,正合计着怎么能把人救出来,这人倒好——”蔺晨瞪了一眼仍在昏睡的梅长苏,语气愈发不善,“江左盟的宗主那是何等的聪敏灵慧啊,啥准备没有,当时就单枪匹马上了梅岭,能活着回来都算是本事。不过也得亏他立马就去了……不然也来不及带回毛猴子……”

 

那年冬天格外寒冷,老阁主站在廊前,看完密报神色微动。

“谢玉借兵十万,赶赴梅岭。”

梅岭,北境,林燮的赤焰军此时应该正与大渝的皇属大军浴血而战。

此时发兵,增援?

但林燮并未求援。

太奇怪了。

 

老阁主将几名下属招至跟前耳语几句,末了又叮嘱道,“要快,此事十万火急。”

下属方各自散去,便听到梅长苏求见。

 

“蔺叔叔,这次林伯伯同大渝之战,我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梅长苏低眉敛目。

“哦?如何不对?”老阁主神色不动,缓缓开口。

梅长苏沉吟片刻,“昨日乃我与林少帅约定之期,他就算人在军中,也定会遣人按时传信于我,但……”

老阁主身形一顿。

 

 

在老阁主面前镇定无比的梅长苏急急忙忙找到蔺晨,张口就是:“蔺晨你得帮我。”

“帮你去送死咯。”

“那是小殊,我们的朋友啊。”

“你去了有啥用,就你一个人。”

“蔺叔叔不是会来支援,我先行一步,总比干等着强。”

 

 

“然,然后呢……”萧景琰急道。

“然后就是他撑着一口气把只剩半口气的毛猴子带回来了呗。”

“是苏先生救了小殊!那是不是说,小殊还活着?!”萧景琰激动得几乎要站起身来。

 

“当时是活的,但是受伤太重,没救过来。”

萧景琰像被人重锤了一记,颓然坐倒,半晌才道,“那,小殊……可曾留下什么话没有……”

 

“有啊,”蔺晨挑挑眉毛,“他说水牛欠了他一颗南海大珍珠,到时候让我们替他收着,别让你给赖了。”

“还有啊,他说水牛老实,让我们别欺负你。”

 

当时梅长苏和林殊都中了火寒毒,林殊受伤极重。

待两人将养得差不多,林殊便选了碎骨拔毒,梅长苏选了保守治疗。

 

“碎骨拔毒对身体折损太大,毛猴子没挺过来,走之前强撑着一口气,死攥着我和长苏不松手,倒也没求人报仇雪冤什么的,只是让我们尽可能多关照关照你,别让你一头撞死在南墙上。”

 

“再后来,毛猴子过了头七,长苏在我爹门口跪了一天一夜,执意也要碎骨拔毒,说是为天下苍生,为故人之托,九死不悔……”

 

“也不知道他上辈子欠了你们家多少钱,半条命折给毛猴子——也就罢了,至少毛猴子有良心啊,还剩半条命活活让你个没脑子的折腾没了,这都什么事儿……”

 

“请少阁主务必治好他。”萧景琰神色木然,眼中有泪。

 

“治好?医者医病不医命,我挖空心思给他治病,就想着能不能多拖个一年半载的,你倒好,你把人弄得就剩半口气了,哦,你轻飘飘一句,请少阁主务必治好他,我神仙啊?”

 

“一年半载?那先生,先生……他,自己知道吗?”

 

“他能不知道吗,他心心念念的就是撑到赤焰冤案平反,然后看你傻了吧唧乐乐呵呵地登基大婚,坐拥天下,万国来朝,感动不?”

 

“那……他呢。”萧景琰如坠冰窟。

 

“在天之灵也会保佑你的。”

蔺晨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知道错了吧,我和你说,”蔺晨假笑着凑到萧景琰的耳边,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一字一顿道,“迟了。”

 

“景琰知错了,”萧景琰急道,“少阁主若生我的气,要打要骂景琰绝无怨言,可长苏不也是少阁主的朋友吗!”

 

“哎哎哎,等等你给我,长苏也是你能叫的?还有把那个‘也’字给我去了,长苏没你这种催命的朋友。”

 

“咳,咳咳,阿晨……”

 

“长苏你醒了。”

 

“先生你……”

 

“去去去你给我一边呆着去。”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