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布

随缘更,用力催可有效提速。

【蔺苏】暗香犹记 三

        碎骨拔毒,惨烈异常。

        老阁主完成最后一道程序,手指微微有些颤抖,他不知道林燮的在天之灵是否会认同自己的做法,他也不知道林殊将来是否会后悔今日的决定,但他现在确实也只能这样做了。

        梅长苏在无尽的黑暗中整整昏睡了一个月,梅岭的大火便也在他梦境里燃了一个月,父帅,聂叔叔,左右前锋,诸位将领,大家血肉模糊地挣扎、死去,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小殊 ,活下去。”
        这是他听到故人的最后一句话。

        梅长苏从噩梦中醒来,满身冷汗,几乎要惊坐而起,但他没能坐起来,因为他一睁眼就看到了蔺晨——准确说是看到蔺晨那双巨大的眼睛。这个气质清奇的少年侠士正趴在床头,用胳膊将自己摁在床上,两人大眼瞪着大眼,鼻尖对着鼻尖。

        “你……”梅长苏喉咙嘶哑,但已经可以发出准确的音节了。
        “长苏,欢迎回来。”蔺晨大脸一笑,敛袖坐起,又慢慢扶梅长苏坐稳,递了杯水过去,“记住了啊,以后起床,要慢慢坐起。”
        梅长苏深深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蔺晨,接过杯子正待一饮而尽,就听见蔺晨慢悠悠地说道,“慢慢喝。”

        又过几日,梅长苏可以下床走动,还没站稳,又听见蔺晨在旁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慢慢走。”
        梅长苏拧着眉头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对着蔺晨欲言又止地盯了半晌,最终什么也没说,挪着步子走开了。

       梅长苏在拔毒之前,毫无疑问是个急躁性子,体能又好,反应也快,自然事事都做得敏捷。平生最受不了的,就是腻腻歪歪磨磨唧唧黏黏糊糊的事情——比如,带小孩,再比如,慢慢起,慢慢喝,慢慢走……

        你大爷的,这人,都快活成王八了。

        梅长苏裹着棉被,在夜深人静之中,望着月亮,咬牙切齿地蹦出了这句话。
        但梅长苏不知道,一切,其实才刚刚开始。

        这天老阁主将梅长苏与蔺晨召至跟前,简单交代了下拔毒后的注意事项。什么不可思虑过度,不可劳累,要心态平和,早起早睡……
       老阁主说完飘然而去。
       前脚走,梅长苏就冲着蔺晨一通龇牙咧嘴,压低声音说:“你说,我,一个二十不到的大小伙子,照你爹的说法,这以后就得按着中老年人养生的习惯安排起居了,嘶……”梅长苏咬牙吸了口冷气,接着说道,“哎,这不合理啊。”

       蔺晨倚在墙上,揣着手,看梅长苏挠了一阵墙,才慢吞吞地走过去,宽慰道,“长苏啊,你也别难过了,其实这事儿挺好理解的,你看啊,你最多也就只能活到40岁了,这么一算,你现在可不就是人到中年了么,多保养,安度晚年。”

       梅长苏一口气噎在胸口,竟然觉得蔺晨说的确有十二分的道理。

评论(3)

热度(41)